近日,每年一次的菜鳥全球智慧物流峰會在杭州召開。在這場圍繞著千億菜鳥物流體系的峰會里,圓通主席喻渭蛟、中通董事長賴梅松、申通董事長陳德軍、韻達董事長聶騰云、百世董事長周韶寧和菜鳥副總裁史苗峰相聚到了一起,他們暢談著關于中國物流行業的種種話題,儼然一副指點中國快遞江山的味道。
  也難怪,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鳥網絡目前已經掌握中國快遞行業的“半壁江山”,在相繼入股百世、圓通、中通、申通之后,阿里巴巴似乎已經將國內市場份額最高的五家快遞公司中的四家“收入囊中”,菜鳥是真的要一統中國快遞江湖嗎?
菜鳥網絡與京東物流、順豐速運的“三國殺”
  曾經作為傳統行業的快遞公司們可不像現在那么受追捧。但隨著電商的普及、新零售的快速發展,快遞行業越來越以其串聯各行業上下游“接口”的職能和技術的升級而成為互聯網科技公司關注的熱門風口。
  人們驟然發現供應鏈環節越來越成為電商與大量產業升級的關鍵,其中蘊含的超過十萬億量級的市場規模逐漸為巨頭們所“眼饞”。于是大量的熱錢和資本開始不斷涌入快遞行業,曾經默默發展的各大快遞公司們也開始邁入高速發展的快車道和激烈的行業競爭。
  三通一達、京東物流、順豐速運、菜鳥網絡、百世快遞……快遞江湖從不缺行業對手間的征戰殺伐,留下的是戰火四起的硝煙。
  快遞行業在互聯網領域的關注度起源于阿里巴巴對菜鳥網絡的重視。就像馬云對金庸武俠文化所熱衷的那樣,和武俠小說中的“鏢局”十分相似的物流行業似乎成了馬云構建阿里商業帝國的又一大重點舉措,他說,“我們在不斷投資物流公司,可能是對中國物流業未來最有信心的公司之一,因為只有對未來有信心才敢于投資”。
  馬云一出手就是千億級的布局,菜鳥網絡在這樣強大的資本實力下得以快速發展起來。但對于菜鳥網絡來說,它卻從不承認自己是一家“物流公司”。
  2013年5月,菜鳥網絡正式成立,并從一開始就在阿里巴巴生態鏈中占據重要的地位。彼時馬云向外界表示,菜鳥網絡“永遠不會做快遞”,所以菜鳥網絡與快遞公司不是競爭而是合作者的關系,“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能力,中國有很多快遞公司做快遞做得比我們好,但中國智能物流骨干網可能會影響所有快遞公司今天的商業模式”。
  那么菜鳥網絡主要做什么?目前看來,菜鳥主要在如下幾個方面進行著它的中國智能物流骨感網建設。
  首先,依托阿里巴巴旗下以淘寶、天貓為代表的電商平臺建立起相生相伴的“菜鳥聯盟”,通過對三通一達們的入股,阿里巴巴得以與物流公司共同享受阿里電商生態鏈的發展紅利,淘寶、天貓作為流量池向快遞公司們分配訂單,快遞公司承載阿里電商旗下的海量快遞業務。
  從這個角度來說,二者是互利共贏的關系。據統計,目前來自淘寶、天貓等阿里系電商的快遞訂單量已經占據三通一達們總訂單量的七成以上,毫無疑問菜鳥通過掌控上游電商消費者,“變相”掌控了快遞公司們的“生死存亡”。
  其次,菜鳥網絡專注于通過物流大數據的挖掘進行快遞行業標準化整合和衍生服務運營,這是菜鳥網絡的核心能力。通過對物流公司全流程的信息系統整合和標準化流程構建,菜鳥網絡將整個物流產業進行數字化的重構,并把核心的行業標準、技術、數據和用戶牢牢把持在自己手中。
  最后,菜鳥網絡通過對各大快遞公司的投資入股來實現在資本上掌控物流行業的話語權,反向推進其對物流公司的數字化、標準化改造。以近年發展十分迅速的百世快遞為例,目前阿里巴巴已經成為百世物流的最大股東,持股約23.4%,另外菜鳥網絡單獨還持有其5.6%的股份。
  很明顯的,菜鳥網絡所謂的“永遠不會做快遞”是個“偽命題”,它的確是沒有自己親自下場做快遞,而是“彎道超車”地通過對快遞行業技術標準、數據、用戶、企業的把控來“掌控”快遞。
  于是成立了6年的菜鳥網絡也就才只有幾千名員工,它不需要像傳統快遞公司一樣招聘十幾萬名快遞員進行基礎的物流運輸工作,而是將快遞行業的上層核心“命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再來看看傳統物流公司中的“王者”順豐速運。作為一家傳統意義上的快遞公司,順豐通過直營的模式占領了中國“高端”快遞市場,并在規模上一直穩坐國內快遞公司第二名的位置。
  作為一家有著26年發展歷程的物流企業,順豐的傳奇性在于革新了傳統物流行業的效率體驗,“隔天達”、“包機空運”等讓它成為國內快遞行業當之無愧的革命者。
  順豐與它的創始人王衛一起成為中國物流行業的“成功典范”。這位“多次拒絕馬云求見、敢于和菜鳥網絡抗爭”的順豐創始人一直以來都以“神秘”著稱,在各大巨頭公司常年直面社會公眾的行業背景下,王衛作為順豐背后的那個人一直“隱藏”了好多年。
  一直到2017年底,王衛才第一次公開接受了媒體的采訪,針對那時社會上對于“順豐速度”的廣泛贊譽,王衛回應,“第一,用飛機運快件,同時用貨運專機來運快件,在國際上是很正常的事,順豐并沒有多快,是對手太慢了,順豐還需要更快;第二,現在順豐真正所要面對競爭的絕不是同行的快遞公司或是物流公司,順豐未來要面對的是科技含量很高的公司。所有傳統行業都比不上互聯網迭代的速度,將來有一些公司會突然出來統治這個世界”。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順豐成功的關鍵。在三通一達、京東物流、順豐速運、菜鳥網絡、百世快遞們征戰殺伐的快遞江湖中,順豐將自己的物流體系推向了極致,通過速運飛機的形式提升自己的物流效率和服務體驗只是表面因素,更深層次的是順豐在傳統物流體驗上的快速升級與革新。
  在個人和平臺快遞業務之外,順豐速運同樣在倉儲配送、冷運、供應鏈、重貨運輸、新零售及金融等板塊有自己很深的技術和業務積累,順豐速運想要打造的是一個富含物流、金融服務、信息服務等在內的一體化物流解決方案。
  2017年,順豐速運迎來了自己的巔峰時刻,彼時它正式通過借殼上市的形式進入資本市場,市值一度超過三千億元人民幣。而相應的,作為唯一大股東的順豐創始人王衛的身價也水漲船高,其身價最高曾達到289億美元,約合近2000億元人民幣,成功超過馬云成為當時中國的第二大富豪。
  在順豐速運、菜鳥網絡不斷攪動中國快遞行業市場的時候,作為國內第二大電商平臺的京東也蠢蠢欲動,基于京東獨立分化而出的“京東物流”逐漸成長為一個獨立物流領域的“龐然大物”。
  與阿里巴巴類似的是,京東物流的誕生同樣依托于自身電商業務的高速發展。但不同的是,京東選擇了一條“順豐式”的發展道路。
  早在2007年開始,京東就開啟了“耗資十億在全國范圍內推進自營倉儲物流點”的建設。那時馬云也針對京東的這波操作說出了著名的“京東將來會成為悲劇”的論斷。
  原因很簡單,自營倉儲物流的建設工作是一項極“重”的事,不僅要耗費大量的人力財力,也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構建起規?;淖誀I物流優勢。
  但京東正是憑借了這種自營物流的發展策略成功站穩了國內第二大電商平臺的寶座,并憑借其多年來建立起的完備的物流基礎設施實現了它物流效率的明顯提升、消費者滿意程度的大幅提高。
  2017年,京東物流子集團正式成立,京東物流開始獨立運作。它的策略是:以品牌化運營的方式全面對社會開放,同時聯合京東商城共享線上線下渠道資源,將自己那么多年構建起來的自營物流優勢完全釋放到整個行業中。截至2018年中旬,京東物流已經在全國運營521個大型倉庫,物流基礎設施面積約達到1160萬平方米。
  于是京東物流很快發展成全球唯一擁有中小件、大件、冷鏈、B2B、跨境和眾包(達達)六大物流網絡的綜合性物流企業。隨著2018年京東物流又逐漸開放了C端業務,它開始強勢切入傳統快遞市場。
  雖然競爭對手們已經運營多年,順豐在高端快遞領域一家獨大、三通一達們瓜分了中低端快遞市場。但京東物流憑借其那么多年積累的基礎實力和用戶美譽度還是對競品們造成直接的威脅,從京東物流成立僅僅兩年估值就已經超千億就能看出它的“實力”,未來物流領域的大戰在所難免。
  相關數據統計,中國物流行業市場規模約有十萬億的規模,這么大的一塊蛋糕是以菜鳥網絡、京東物流、順豐速運等為代表的物流巨頭們不斷布局的基礎。而隨著國家將物流產業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物流行業必將成為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的各產業強力發展引擎,快遞江湖也將面臨不可避免的戰爭。
  在這場戰爭里,每家巨頭都在選擇自己的模式推進整個快遞行業的變革,它們或是搭建基礎服務網絡,或是推行物流相關全鏈條的優化,或是發掘基于物流大數據的種種衍生應用和服務,或是在物流體驗上進行整體的革新。
  在未來,物流成本逐漸降低、物流效率不斷提高、物流智能化程度不斷深化將是大勢所趨,京東物流、菜鳥網絡、順豐速運們正在深度參與這一過程。
  馬云在去年的菜鳥網絡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說,“我們將投入上千億元,如果一千億不夠,那我們就再投資幾千億,要將中國占GDP 15%的社會化物流成本降到5%以內”。
  為什么說菜鳥物流不如京東物流和順豐?
  雖說從全行業的角度來說,菜鳥網絡、京東物流、順豐速運三家公司會共同推進中國物流行業的前進和變革,但現實來說,三家勢必要面臨十分激烈的直接競爭。而在物流體驗的實際對比中,我們逐漸發現菜鳥網絡在物流巨頭們的加速狂奔中似乎正逐漸落了下風。
  所有物流企業發展的核心目的是什么?是“提升物流效率”,從這個維度上來說,目前京東物流和順豐速運早早地走在了前面。菜鳥網絡雖然把自己的未來暢享的很美好,但終究在目前無法對競爭對手們形成優勢。
  劉強東在宣布京東物流進軍個人快遞業務時曾說,“未來國內物流將最多只剩三家,京東和順豐就是其中之二”,此話一出雖然爭議頻頻,但也不無道理。
  隨著物流體驗在包括電商等在內的各領域越來越至關重要,馬云當年“不會將大量成本投入物流運作中,京東每年虧錢來搭建物流體系是非常愚蠢”的論述已經隨著菜鳥網絡的構建而被“打臉”。
  在去年的菜鳥網絡物流峰會上,馬云表示“菜鳥將全力以赴搭建中國物流網,并將投入上千億來努力實現”。據馬云所說,“在國內做到任何一個地方24小時能夠送達,那么把物流的成本要再壓縮5%,在全球打造72小時達”。
  但菜鳥網絡旗下的真實快遞體驗又是如何?只能說相對于京東物流和順豐來說非?!翱皯n”。很明顯馬云所說的只是菜鳥網絡未來的愿景,但隨著菜鳥發展了這么些年之后,淘寶、天貓下的實際物流體驗不僅難以達到京東們普遍的高效,反而“慢遞”現象仍然普遍。
  菜鳥網絡通過技術上層、數據網絡、資本上對快遞公司的掌控顯然并不能幫助其“扎實地”推進快遞公司們的基礎設施建設、服務體驗的快速升級提升。這時候京東和順豐經過那么多年扎實投入的優勢就體現了出來:高效、可控的自營物流網絡在實現規?;\作之后,其爆發出的實力是菜鳥網絡在物流效率上沒法比的。
  菜鳥網絡目前更多的是將大量中小快遞公司進行深度綁定結合,這種合作關系很難幫助它們在物流體系的每一個基礎環節進行有效的革新和升級,而京東物流和順豐選擇的道路雖然“老土”,但系統構建完畢之后它們對整體物流效率的提升效果是明顯且驚人的。
  更何況隨著菜鳥網絡在快遞領域的“野心”逐漸開始暴露,它與快遞公司們之間的合作關系也正在面臨著種種的不確定性。
  2019年5月28日,菜鳥網絡總裁萬霖宣布:“未來3年菜鳥裹裹將和合作伙伴每年為超過10億人次提供全新寄件服務,菜鳥驛站共建10萬個社區級站點,菜鳥IoT技術和快遞行業共同連接智能物流終端1億個”。
  快遞企業正在意識到菜鳥的快速崛起是傳統快遞行業的“噩夢”。
  一方面,與菜鳥深度綁定的快遞公司們正在逐漸失去與消費者的直接聯系,菜鳥通過對訂單和最后一公里驛站的把持牢牢掌握了快遞行業的用戶流量入口,快遞企業將淪為只負責“臟活累活”的“苦力”,未來它們將失去其核心業務升級和附加價值挖掘的機會。
  另一方面,菜鳥在快遞收派件、中轉、干線運輸各個環節的數據切入正在逐漸讓快遞公司本身的技術實力喪失“存在感”。例如通過“電子面單”的普及,快遞企業們得以實現自動分揀自動化,快遞末端的配送效率得到有效提升,但這樣的核心技術和標準竟然完全掌握在菜鳥手中,快遞公司們毫無話語權可言。
  雖然每家和菜鳥網絡合作的快遞公司都有著近十億量級的訂單規模,但核心的用戶、物流數據卻完全掌握在菜鳥那里,快遞企業承擔的角色越來越只是一個“包裹運輸”角色,這讓快遞公司們正在完全喪失行業內的主動權。
  這種威脅也讓與菜鳥合作的快遞公司們開始意識到阿里巴巴風格下的物流擴張最終只會讓快遞公司淪為阿里生態中的一環,企業想要獨立自主地進行產業升級是幾乎不可能的。于是快遞公司們與菜鳥網絡的關系也越來越“貌合神離化”。
  雖然菜鳥網絡相繼入股了百世、圓通、中通、申通,但每一家快遞公司其實都有自己在物流領域的“小算盤”,依賴于目前阿里電商生態下巨額的訂單量它們尚且還不能“發作”,但隨著京東物流的崛起,以拼多多等為代表的新的電商集團強勢發展,很難說未來這些快遞公司會不會跳轉陣營,這也將給菜鳥網絡構建起的物流體系蒙上一層陰影。
  總的來說,京東物流、順豐速運因為對自身物流體系的強把控性,正在將“快速提升物流效率”變為消費者可以直接享受到的現實,而菜鳥網絡雖然更為上層和龐大,但它“把控一切”卻又不“聚焦基礎”的商業模式正在顯現出不可避免的弊端,減緩了其為物流行業帶來直接提升的步伐。
  所以短期來看,菜鳥網絡旗下的物流構建還是不如京東物流和順豐速運。至于未來會怎樣,這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來源:互聯網分析師于斌